主页 > C生活圈 >你可以靠「关係」红,但只能靠实力服人 >
你可以靠「关係」红,但只能靠实力服人

你可以靠「关係」红,但只能靠实力服人

沐猴而冠、东施效颦,本是人类世界的一种常态,这「现象」,在今日传媒行销的兴起之后,更是被玩到淋漓尽致。

很多人常会问:老师,为何谁谁谁的音乐很棒,但就是不红?多年来,我们跟全球各地的乐手合作之余的闲聊,其实也常是这类的话题,很多时候,人生不是单向且单纯的,更很多时候,很难解释,或能有标準答案,自然也无法教你一次就上手。

自己认识好几位在纽约谋生的音乐家,常也会聊到跟上段相反的问题,就是为何谁谁谁很红,但音乐其实还好或者没那幺好…..等等。

他们都常笑说,很多时候大家会问:Why him (her)?

理由很多:檯面上的、檯面下的、光明正大的、见不得人的、真的运气好、耍了些手段……精彩内容不输后宫甄嬛传,但简单来说,还是不脱自己的实力加上天时地利人和,这些前因后果的排列组合。

然而华人—至少就我的体验—却常会忽略首要要素,而将成功认定在天时地利人和上,尤其是这些年来常被强调的「人脉」经营或「有关係」、「有办法」等。

但是先拿美国音乐家来讲好了,自己的实力、能力强不强却是他们音乐生涯中很重要的关键,这些关键其实不是大家想像的有没有拿到唱片合约、有没有很强的音乐经纪公司推手,有没有场场演出爆满、有没有天天接不完的邀约与gig…等等。

反而是:「当机会出现时,你有足够的能力去完成这项任务,以及展现你自己吗?」

谁跟谁关係好、谁比谁大咖、谁是谁的前辈伦理、谁不能得罪、谁要多亲近、谁要常联络、要多跟媒体餐叙、多做公关、谁其实比较厉害但是没有依附啥势力…..等等,老实说,这些在台湾音乐界或是演艺圈很「司空见惯」的事情,在世界其他地方,也都有。

但是至少我看到的是「以技服人」与「以德服人」的为多。有的音乐家,老实说私德非常糟糕,但是在西方世界的逻辑中,以技服人还是非常有可能的。

「乐如其人人如其乐」这种讲法,对我而言其实是根本没听懂的宣传稿写法,以技服人之后,如果还能以德服人,那就层次又高一阶,就跟有些音乐家或演员(皆属表演艺术工作者)常会讲的,有些人是很棒的,与之合作交手感觉很好,有些人则会变成朋友,真正的朋友。

如果是爵士乐範畴的话,那就更明显了。

因为爵士乐是很难造假的音乐,这种音乐的玩法必须是全部的人都不能隐藏的,很多人其实光在「技」上就被看破手脚了,遑论「德」的部分。

但是,如果在一个「内行人」相对比较少的环境,那幺真的想要搞出些名堂,就有很多「玩法」可以组合了。除了前述的各种方式,还有更多令人眼花缭乱的创意玩法。就跟台湾在炒作任何会风靡一阵子之后退烧的东西一样,就看喊出什幺口号,或是「打到了什幺市场或族群」之类的。

浮夸的噱头都可以变成创意、其实不知道自己在干嘛都可以变成勇于尝试不设限,感性温情诉求、或反过来装酷神秘导向,讲一堆大家都听不懂的话却感觉很有道理感觉很有想法…云云。

艺术类产品,当然不是都要卖给专家或内行人的,但是艺术,就是有深度、需要教育需要鉴赏的东西,当然另一个极端就是附庸风雅的观众很多。不是要得罪观众,但是今日的消费者已经不太思考,只习惯于「包装好的东西」。于是乎,缺乏包装就等于缺乏能见度。就跟如果习惯浓妆艳抹争奇斗艳,那大家久而久之就习惯那样的传达方式,即便妳素颜丽质,但仍比不过那些更敢露、更花枝招展的女孩们。

但是,真的要这样一直玩下去吗?这种相互的欺骗与心机本质,真的是大家所以为的「资本主义之自由竞争」吗?

至少,以我刚刚举的美国音乐家们,或现居在纽约的爵士音乐家们来说,他们展露出来的不是这样的心态与做法。「自己的实力」还是最重要的,即便环境变糟了、市场萎缩了,但该有的程度是什幺?至少已经都变成是好朋友们的纽约音乐家们,都一直在证明这个硬道理。

你可以靠「关係」红,但只能靠实力服人  你可以靠「关係」红,但只能靠实力服人
身为需要养家养儿、也逐渐步入中年的台湾音乐家,我们比谁都还更能体会「把事情真的做好」的困难度,我也可以有三千种理由与藉口,说服自己不要「标準那幺高」、要「顺应现实」…或甚至放弃。

然而每次当我听到这些朋友们的声音,不管他们可能之前是我的老师,或是后来变成我的同事、合作伙伴或是值得交心的对象,我都还是会感到兴奋,甚至是一种悸动!

他们在台湾的「名气」,不用怀疑,绝对很低,甚至还有所谓的「乐迷」或「同好」,会觉得这些名字都不是啥历史书或是媒体市场报导的爵士乐大牌明星等。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对我而言,因为我只看见他们的好,他们的认真与专业,他们每年到台湾来「工作」时所传递给学生或观众的那种态度。譬如上方影片中的David Smith,每年都得遭遇到本地铜管学生缺乏兴趣的问题,甚至之前有场演出因为演出自己的作品,被有些音乐节观众认为曲目「不讨喜」的过往。

但是我真的没有看到听到任何打折或是打混,相反地,他们还是跟我们一样,100%毫无保留地一直「输出」。

「爵士乐是一种能力,不是一种风格」,因为风格跟戏路一样有很多种,而真正有能力的爵士乐手,就像许多硬底子的演员一般,可以扮古扮今举手投足都是戏,但是观众却能很明显地辨识出他们自己的「表演风格」,而非「特定戏路」,过度强调后者,其实真的就是矫情而已。

想出名,先练好功来;想成功,一定要努力。

但是你真的要知道自己该努力在哪些方向上,如果是「赌」看看的心态,那很多人就常会走火入魔或走旁门左道,甚至如果没有办法认清自己的问题或是克服一些自己的盲点,就只会慢慢陷入泥淖之中而无法自拔。

这年代大家都想出名大家都想成功(being recognized),但是追求真正的专业,真正的能力,真的比什幺都来得重要,因为这才是王道!

这个精彩的大乐团编曲,来自美国爵士长号演奏家Alan Ferber!

(听出这首曲子的原型了吗?这是John Lewis的《I’ll Remember April》,萨克斯风手Gigi Gryce将其重新改编为《Reunion》,小号手Clifford Brown的改编版本称为《Salute to the Bandbox)


上一篇: 下一篇: